蘇北花卉tel
行業新聞 蘇花資訊 工程快報
建筑繼續向高空發展 垂直立體綠化成為必然趨勢
瀏覽次數: 日期:2016-01-12
  “亞洲地少人多,大城市住房只能向高發展,大廈林立是必然,不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游學美國的萬科董事會主席王石,10月18日如此回復一個網友。此前一天,他在自己的微博上貼出“垂直綠化”的哈佛樓,并表示:“立體綠化不僅美化環境,還減少熱島效應。問題是高層、超高層建筑如何有效立體綠化?也許,設立空中花園是未來城市高層趨勢。”

  王石所言并非危言聳聽。未來建筑繼續向高空發展,垂直綠化作為補償性的綠化方式,必將成為必然。

  即便如此,垂直綠化卻未能走上“風光大道”,建造成本和維護成本是制約垂直綠化推廣的最實際因素。在他們心目中,垂直綠化更似一個新生代的奢侈品,購買門檻高,使用成本也高,技術含量高,但是穩定性卻不夠高,再加上尚未大范圍推廣,大家對于呈現效果也心中存惑。不過在其中,我們也發現,并非所有的垂直綠化都高高在上,屋頂綠化和在建筑外立面培植綠色植物,是目前相對“效果更強,成本更低”的選擇,若能在此基礎上做些改良,就可使目前尚停留在概念啟蒙階段的垂直綠化,邁出新步伐。

  垂直綠化應形成穩定的“生態系統”

  垂直綠化是什么?這個概念一直在發展。最初,垂直綠化泛指垂直方向上的綠化,后來陽臺綠化被納入其中。近十年來,垂直綠化的內涵被再度延展,科技含量被進一步提高。除了視覺觀感的改善之外,垂直綠化還可以通過樹葉的不同形態和整體布局過濾空氣中的有害灰塵,凈化空氣,改善城市的熱島效應,創造宜人的微環境,從而建設城市與自然的新型互動關系。

  究竟垂直綠化如何實現?將花盆擺在陽臺上,只要能夠有好的綠化效果,也是垂直綠化的一種,只不過是最基礎的一種。“如果還需要土培和垂直灌溉的,是相對比較低端的技術。”深圳市漢沙楊景觀與建筑規劃設計院總設計師、董事王鋒說。這通常會在距離墻體20-30厘米處,搭建供植物生長攀爬的架子,采用類似于花店花泥那樣的基座,并且通過布設的微控系統,定時定量把水分和養分給到位。由于植物在一起也會有競爭,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沉淀,才能夠形成穩定的生物鏈,也是一個獨立的微型生態系統。

  已經投入使用的南海意庫也正是通過系統內部循環,形成一個獨立的微型生態系統,并通過這一系統解決蚊蟲叮咬的問題。由于蚊蟲卵是在水中繁殖成長,一方面南海意庫在環繞建筑的邊緣設置了大面積的水域,種上睡蓮、放養魚苗,通過魚吃掉水中的蟲卵或幼蟲,后來蜻蜓、壁虎等吃昆蟲的動物也逐漸多了起來,達成生態平衡,有效地減少了蚊蟲的繁殖。

  被業界譽為垂直綠化鼻祖的著名法國植物藝術家帕特里克-勃朗(Patrick Blanc),同時也是一個微生態的研究者,他發明了種植系統,其中包括一個金屬框架、一個10毫米厚的聚氯乙烯層和聚酰胺毛氈。金屬框架是固定在墻上,也可以單獨使用,它起到固定和支撐植物墻體的作用,并和墻面之間形成一個空氣層。聚氯乙烯層鉚接到金屬框架上起到防水阻根的作用,聚酰胺毛氈固定在聚氯乙烯表面,植物的根系就在纖維里面吸收水分和養分。植物采用種子或扦插的種植方式,每平方米30至100株。通過墻體上方安裝的內管滴灌系統負責灌溉,毛氈可以幫助保持水分,這樣的“流動”系統可以防止蚊蟲滋生。

  對于這樣的種植系統,也有人提出反對意見。深圳市城市設計促進中心主任黃偉文直言這種強行令植物平行地面生長的綠化方式,“植物也并不開心”,他認為植物也需要空間,也喜歡搖搖擺擺,而不是這樣擠作一團,垂直綠化是在平面綠化已經無路可走的情況下才會采用的極端方式。

  中國垂直綠化尚處于啟蒙階段

  在使用方面,垂直綠化在國外已經并不鮮見,無論是在公共建筑、商用建筑還是民用住宅方面,都已經有不少實踐的案例。僅帕特里克-布克蘭主筆的垂直綠化項目,便已經遍布全球各地。他負責外墻面垂直綠化的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從人行道到房頂天臺,整座建筑擁有150個不同種類的15000棵植物,墻壁完全隱藏在綠色植被下;他負責垂直綠化的泰國曼谷模范購物中心,6層樓的建筑從外墻面到內部電梯、扶手、欄桿,都覆蓋著熱帶雨林風情的蕨類、藤蔓、苔蘚等植物。目前正在建設中的米蘭垂直森林無疑是垂直綠化又一代表作品,兩座居住塔樓內容納1200棵樹木,相當于一公頃的森林。

  “目前垂直綠化在中國處于啟蒙階段,連起步階段都算不上。一個很明顯的現象是,很多供應商都會來推薦他們的材料,給設計師做些培訓。但是垂直綠化方面的公司至今都還沒有來過。”王鋒表示,很多設計師,目前對于垂直綠化沒有意識,就像一種新的建筑材料,更還談不上如何使用。同時,他表示優秀的垂直綠化系統需要專業的植物研究人員,對于整個生態系統的物種進行研究分析,不僅要求能夠和諧共生,還需要在冬天和春天形成不同的景象,有不同的呈現效果。

  盡管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主題館里,一堵單面長180米、高26.3米,總面積達5000米的生態墻,超愛知世博會上日本2500平方米生態墻,創下全球已實施最大的垂直綠化墻面記錄,然而縱觀整個中國建筑界,垂直綠化目前仍多用于公共建筑和商用建筑,真正敢于將其在住宅方面嘗試的少之又少。

  深圳1996年便已經提出垂直綠化概念,華僑城較早開展,當時主要是一些建筑物的屋頂綠化和陽臺綠化,后來才開始在公共綠地進行大面積的垂直綠化,首先是在深南大道的福田立交和北環大道上的個別立交橋進行試種。在我們進行的這一輪深圳“垂直綠化”大搜索中,也發現確實如此。提起垂直綠化,業內人士所能夠想到的依然是華僑城里的停車場,五洲賓館和怡景中心的屋頂綠化,建科大廈、南海意庫等商用物業,唯一被提及的垂直綠化典范住宅———梅山苑,南都記者現場看到盡管此前的示范工程如今依然維護得很好,但是在過去的6年間,屋頂綠化在這個小區卻顯得寸步難行,至今仍未得到進一步推廣。

  成本是制約垂直綠化的重要因素

  建造成本和維護成本高企,是開發商不敢輕易選擇垂直綠化的重要原因。“以我們在重慶一個帶有微控系統的垂直綠化項目為例,英國公司的報價是一平方米1200美金,還只能使用國內的種子,這個價格已經高過玻璃幕墻等建筑材料,并且后續維護成本也要高出許多。”王鋒認為,尤其是維護成本的上升,會導致動態運營成本的增加,進而有可能使得這種原本就需要很長周期才能夠成熟的生態綠化系統半路夭折。

  王鋒總結,由于垂直綠化本身的建造成本和維護成本都比較高,我們國家的經濟水準還遠遠沒有達到這個需求的爆發點。網友“無語南山”表示,去年曾參加過大連一個綠色建筑項目,后來一算經濟賬,最后還是勉強靠上國家綠色建筑指標了事。

  “開發商希望創新,但是也擔心創新出來的東西效果不理想,性價比不高。”王鋒認為成本是制約開發商大面積采用垂直綠化的主要原因外,還表示技術和效果的不穩定,也是令開發商難以抉擇的因素。

  嘉朗環保認為特別提到技術的成熟和穩定,“本身水就是住宅建造最擔心的問題,增加了灌溉系統意味著增加了更多漏水的可能,業主不會因為做了垂直綠化就原諒房屋漏水”。

  除此之外,招商地產策劃設計中心主任設計師、綠色地產研發中心總監林武生認為,大家習慣了玻璃幕墻加空調這樣現代建筑的元素,“意識”阻礙了垂直綠化的大量出現。究竟垂直綠化能否按照某種標準折算計入綠地覆蓋率中去,目前在建筑規范中尚未給出明確的認可,也是市場興趣不大的因素之一。

  垂直綠化或可從簡單做起

  談及垂直綠化,不菲的費用和復雜的技術,常令建筑師和開發商望而卻步,與其這樣遙望高標準,不如從垂直綠化中最簡單易行的部分做起。

  以更為寬泛的垂直綠化概念來看,屋頂綠化是其中投入產出效率較高的一種方式。深圳市城市設計促進中心黃偉文反對墻體立面意義上的垂直綠化,但是對屋頂綠化卻相當提倡,他認為屋頂綠化“效果更強,成本更低”?;蛘?,也可學習南海意庫,盡管尚處于“在建筑外立面培植綠色植物”的垂直綠化基礎階段,但是畢竟從這里邁開了垂直綠化的新步伐。

  當然,新建物業如果能在有做垂直綠化的打算,產品設計的整個系統都將其考慮在內,除了垂直綠化的部分之外,還可通過雨水收集系統,將其改造成為灌溉用水。同時,在設置垂直綠化板塊時,將其安置在比較容易維護的地方,便于業主自己去維護,都可以節約后期維護成本。

  針對垂直綠化沒有進入建筑規范的問題,已經推行垂直綠化多年的廈門市在2010年1月便已經出臺了《垂直綠化規范》,屋頂、陽臺等垂直綠化便有規可循。同時,廈門市《垂直綠化規范》還明確規定,在今后的城市建設中,公共建筑在設計時就要按規定預留垂直綠化的空間,便于建筑完成之后進行立體的綠化。首先勿論這股風潮里是否有政治的氣息,至少垂直綠化中短期內將成為廈門城市規劃和建設的主要基調之一。


相關新聞

公司地址:江蘇省沭陽縣廟頭鎮扎新路中段 傳真:0527-83332118 苗木銷售:0527-83335222 工程技術服務:0527-83282165 蘇ICP備11058897號
九达通配资